理查茶理查

【无损音源】萨列里作品集(一)

助攻鲸的旮旯底:

说好的整理萨老师的作品,现在我(稍微)干了点活上传了一部分碟。想着往那一扔似乎有点浪费,怎么也得稍微憋一点简介出来。




PS:内含大量个人解读,仅供参考!






1. Concerto for Piano and Ochestra (点标题进入网盘链接)





这张碟里面是两部钢琴协奏:总体而言,这是两部高贵而富有力量的作品,都写于1773年。


①Concerto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in C major


第一乐章有一种“幻想展开”的感觉,具有较强的形式感。第二乐章由轻缓的钢琴独奏开始,逐渐描绘出微妙、隐约的阴翕。而第三乐章则又回到了阳光之下,有着光亮而愉悦的主题。




②Concerto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in B flat major


第一乐章体现出“单纯的轨迹”,第二乐章是徐缓且大量使用钢琴独奏的柔板,有着细腻的情感。第三乐章重现了一部分第一乐章的主题,但呈现上更华丽一些。




萨老师只写过2部钢琴协奏(就这俩),它们的第二乐章都有一个独特的点:十分明显的独奏与协奏的节律交替。这在钢琴协奏曲里其实还挺少见的,我听得也不算少了,能记得明显有这种形式的除了萨老师只有……


咳咳!你们猜是谁,猜到了去听他的23号钢琴协奏……(微笑




2. Requiem 安魂曲(点标题进入网盘链接)





萨列里的安魂曲,是他为自己的葬礼写的,写于1804年。




和他所有带人声的作品一样,他把主要的表现托付给了合唱队,曲调则是颇为典型的意大利风格。在所有安魂曲最重要的章节第二乐章Dies irae(震怒之日),萨列里用复杂的赋格与许多和谐的、逐渐接近的音调表现出坚不可摧的宿命感。




【对比之下莫扎特的震怒之日用了极快板,感觉上把重点放在了震怒与审判上。萨老师震怒之日的第一个和弦你可以在FGO的红卡攻击时听到,之后当攻击作用到敌人身上时使用的是大概12秒之后跟的合唱。奇妙的是他的宝具BGM倒仿佛更像是莫扎特震怒之日的第一小节重复两次(存疑)】




以及非常推荐大家注意一下这部安魂曲的最后一个乐章Libera me,Domine(主啊,请拯救我),逐渐减弱的弦乐与一直与合唱部分配合的管乐营造出肃穆而又忧伤的氛围,是真正能让人感到灵魂得到宁静的音乐。




这张CD里还有几首贝多芬和舒伯特,为什么放在一起意义不明,不过大家也一起听听看吧。




3. Concerto for flute, oboe and orchestra(点标题进入网盘链接)





这就是他乐谱巨可爱的那部,写于1774年。不过如CD封面所示里面也有莫扎特的作品在一起(他们经常被放在一起)





在这部协奏的第一乐章里,长笛与双簧管的独奏者起初保持着合作,与弦乐部分保持平行。到了第二个主旋律里,它们仿佛转入了闲聊般的对话,完完全全出卖了萨列里的歌剧情结。(这部里个人最喜欢的乐章)




第二乐章如歌般轻柔流畅,由复调旋律的小提琴作为开头,接着被两位管乐演奏者以华美的曲调所接替。和第一乐章一样,它在结尾前也有一段独奏装饰乐段。


 


第三乐章具有舞者的气质,主旋律固执地盘旋着,如同两位谈话者达成了协议般欢快。




4. Salieri Overtures(点标题进入网盘链接)





这张CD就是萨列里歌剧的序曲集,偷懒一下不写简介了,具体等我整理歌剧的时候一起介绍吧。




————————————————————————————————




结尾话多:总之希望更多人能喜欢上萨老师的作品。他真的有这——么好【比划】再次对他很多作品都丢失了感到伤心。上传的音源是直接由CD抓出的WAV格式,根据播放软件不同可能会不兼容iphone。以及如果发现超链挂了的话可以私信我。再多说一句资源仅供同好分享,请勿做二次商用之类的不好事情哦!

怪三木:

微博整理了一些ps笔刷和参考用的小东西还有ps2018|( ̄3 ̄)|需要的可以去下载昂~

阴天大老爷:

铁人鱼,极度珍稀,全世界仅此一条。
成年体长11英寸,喜食鱼。
拥有腮、肺两套呼吸系统,能随时切换。
十分聪明,能听人话说人语。
胸口嵌有蓝色珍珠,黑暗环境下会发出微光。
鱼尾鳞片坚硬如铁,若捧举方法不当会被划伤。

【行了我编不下去了】

夜谈

韩家的丁福迷:

这篇是胡子兄弟文中的瑰宝!一定要看!!【飞升】


萧山令:



分级:全年龄




配对:奇异铁(无差?)




声明:角色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梗概:mcu内战后,未来学家与至尊法师的深夜相谈。




注意:想尝试运用对话刻画人物的写法,包含个人对内战的理解。欢迎捉虫和提意见。文中有涉及医学的内容,虽然咨询过专业的朋友,但无法保证全部正确,请不要以此作为参考。




夜谈




  斯蒂芬-斯特兰奇很少看电视。当然了,他在纽约的圣所有信号覆盖,甚至还安装了Wi-Fi网络。但是一个吵闹的方盒子并不是必需品:在他打开电子产品之前,居住在天花板缝隙里的妖精们就会飞下来,唧唧喳喳地讲述今天的新闻。说真的,同时听懂几种偏僻语言的报道并不容易。尤其当新闻内容充斥着复杂的政坛动态时。




  他不需要知道那么多,鉴于最近听到的消息中反复出现这样几个词:复仇者、内战、国际通缉、钢铁侠、美国队长。斯蒂芬挥挥手把妖精们赶回去,坐下来闭上眼睛假寐。




  进门时脱下的斗篷托着茶盘飘过来,在寂静的圣所里制造出倒水和茶杯碰撞的声响。斯蒂芬睁开眼睛,接过杯子示意斗篷离开。那块性格执拗的红布却伸出一个角抓住他肩膀,用力把他往门口带。




  斯蒂芬举手告饶:“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且让我们看看,除了不安分的黑暗势力,还有哪位访客执意要在深夜打扰一位劳累的可怜法师——”




  打开门,他突然顿住了。很少有人会在深夜来访,就像很少有人会在夜里还戴着墨镜。




“嗨,斯蒂芬。”来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棕色大眼和淤青的眼眶。他扯开嘴角,“我很抱歉但我必须指出一点,你可爱的小红斗篷似乎想要把我轰出去。看在一个伤病号不辞辛苦深夜来访的份上,请你……”




  斯蒂芬深知托尼-斯塔克紧张时就会格外话多的特点。他熟练地忽略那些弯弯绕,找到“伤病号”这个关键词,然后直接把托尼拽进来,指着坐垫:“坐。”




   小个子男人满脸不情愿地盘腿坐下,盯着对面的法师。斗篷关上门,又飘回来,悬浮在前者头顶。斯蒂芬抢在他又开始满嘴跑火车的前一秒抛出了问题:“是什么伤病让你选择坐车过来,而不是飞过半个曼哈顿一头撞进我的阳台?”




“噢得了吧,我亲爱的老法师(master)——”




  斯蒂芬皱眉。“我是博士(doctor)。”




 “好吧,博士。钢铁侠的心脏有些不太舒服,所以他选择坐车来拜访奇异博士。”钢铁侠翻了个白眼。他一如既往,熟练地扮演一个混账。斯蒂芬忍住没告诉他,当脸上带着淤青的时候,一个白眼并没什么说服力。




 “作为科学家,你应该知道准确表述的重要性。我认为你的心脏并不只是’不太舒服’。”




  “噢你可真难缠,双料博士。详细点来说,应该是我的左臂有时会整个麻掉,而一块砸上胸口的盾牌恰好加重了症状。谢天谢地我断掉的肋骨没有插进肺里。对对对,我知道那些所谓缺血性心梗、血液感染、瓣膜堵塞……别急着打断我,斯蒂芬,这个我们之后再说。事实上,”他深吸一口气,“我是来请求帮助的。”




  “你以前从未选择求助于魔法。”斯蒂芬端到嘴边的茶忘了喝,又放了回去。“你一直都信仰科学。”




“是啊,我在信仰上花了六亿美元,却还是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说。”他撇了撇嘴角。




    这不对。斯蒂芬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托尼。一个脸上带着不加遮掩的瘀伤和黑眼圈、头发没有打发蜡、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谈论自己心理创伤的斯塔克,大概离坏掉不远了。




    斯蒂芬走神了,他的思绪回到数年之前。那时,他还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神经外科医生。他站在纽约的公寓窗前,俯瞰整个曼哈顿的灯火。长岛港口的灯光在远处明明灭灭,像是无数生灵的眼睛。起居室的电视开着,播报着斯塔克工业的新闻,他闻声回过头,看到无数镜头追随的、天才发明家的笑脸。他睿智、迷人、高傲而意气风发,同样站在一个时代的顶峰。斯蒂芬重新把目光投向窗外,看到一具金红色的盔甲在夜空中呼啸而过,掠过他的窗前,划出一道闪耀的轨迹,隐入星光里。




  “嘿,斯蒂芬?博士,有听到我说话吗?你在哪个宇宙?”托尼把手伸到他眼前晃了晃,被斯蒂芬一把抓住按回去。“我很好,我听着呢。”




  “听着,斯蒂芬。我知道这种请求也许很荒谬,但请你,请你听我说完。”托尼上身微向前倾,认真地睁大了眼睛。“你有逆转时间的能力,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内战那会儿——不用太远,就把我送到西伯利亚那个时间点。我已经不再妄想和他们好好谈判或者回到索科维亚了,我只是不想把他们逼到无路可走。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求你了,斯蒂芬。”




    斯蒂芬的话在喉咙里卡住了。他想要收回心灵魔法,但是晚了。一种难以言表、令人窒息的痛苦和绝望将他淹没。短短几秒内,他的脑海中涌入了怀疑、动摇与自我厌恶,还有焦虑与恐慌。它们像一群困兽,歇斯底里、哭泣号啕。双手受伤时的记忆卷土重来,他用力呼吸着,想要从铺天盖地的负面情绪中摆脱。托尼,这一切的来源,平静地看着他。那些血淋淋的记忆慢慢退潮,把他甩上思维的彼岸。顾不得擦掉额头上冷汗,斯蒂芬抬起手紧握住胸前的阿戈摩托之眼。那赐予他读心能力的绿色宝石沉默地闪烁着,像一颗生机勃勃的心脏。




  “托尼,你知道我和多玛姆谈判时的感受吗?我不断地死掉又复活、失败又重来。这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我有每一次死亡时的记忆。我记得某次循环里,自己的脑袋掉在这个地方;我记得某次循环里,那儿会突然飞出一块碎石把我切成两半。是的,我还活着,可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每一根骨头、每一个器官,都被穿透打碎了无数次。感觉就像全世界的化疗份额都给了我一个人。”




  “最后是你赢了。”




  “我赢了,因为我记住了自己所有的死法,才能避开多玛姆全部的攻击。但是托尼,不是所有事情都这么简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只要循环就够了,你不可以。你们之间没有输赢。




  “我无法改变你的记忆,洗脑的魔法终会失去效力。我很抱歉,托尼,过去是无法抛掉的,除非你把自己一同抛弃。而且,那不全是你的错误,至少你值得一个道歉。你不需要承担全部,你不能选择遗忘,我知道你也不会这么做。你不会的,对吗托尼?”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他把目光移开。斯蒂芬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更重要的:假设我能够把时间逆转回几个月之前,而你也成功避免了那场打斗。那么,在队长回来之后,你还会像以前一样,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吗?”他的话像一柄锋利的手术刀刺进了托尼的声带。托尼迷茫地看向他,斯蒂芬闭上眼睛长叹一声。在问出问题之前,他就知道答案了。一段漫长的、从未结束且不断加重的PTSD病史:显而易见。




  半晌,托尼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不能——斯蒂芬,我不可能……”他的脸色愈加灰暗,“在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他会杀了我……也许我甚至不能再看到他执行任务:只要他举起盾牌,我就会觉得那东西不知什么时候、或者下一秒就会砸到我脑袋上。”他的语速更快了,甚至有些语无伦次。斯蒂芬眯起眼睛打量着他。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他能看到托尼额头上细密的汗水。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左臂开始无法自控地颤抖。




  “该死,我不该说这些的。这不对,我当然知道这不对,我不该去怀疑他,可是我没办法……”他用力握住自己酸痛的左手腕。




  “停下,托尼。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一瞬间没有人再说话。斯蒂芬按住托尼的左手:“这几个月你一直失眠、做噩梦。你又开始喝酒了,并且错过了几次重要的公众活动。你做实验时经常出错,还会莫名其妙发怒——不要否认,托尼。我没有入侵过你大厦的监控,也没有买通你的人工智能。我就是知道这些。”




   托尼只是盯着自己的左手:“我有知道你推理过程的荣幸吗,福尔摩斯?”




   斯蒂芬没有笑。“反复的苦恼记忆、睡眠障碍、记忆减退、情感受限、使用成瘾物质、自毁行为:PTSD第五阶段的症状。以及,你的左手告诉我,你的心脏问题比我想象的更严重。再提醒你一次,我是个医生(doctor)。”




   牙尖嘴利的斯塔克难得被噎得说不出话,斯蒂芬飞快地接下去。“你不需要有负罪感。问题根本不在于队长隐瞒了什么,在于他根本没有信任过你。他不相信你能够与政府斡旋成功,他不相信你能够保护好其他成员,甚至不相信你在知道真相后,还有理智处理问题的能力。但是,他是美国队长,这个身份给他所有的行为加上了正确的前提,甚至你也这么认为,安东尼。你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错误的,而美国队长完美无缺。”他说得口干舌燥,感到血液在身体里奔流,感到托尼的血管在皮肤下细微的跳跃。像是很久以前,他用手术刀割开层层组织、刺探精密的神经系统时,感受到的那种跳动。




    托尼仍然没有说话。斯蒂芬摇摇头,几乎要被他气笑了。




  “想想你信仰的科学,托尼。没有任何定理适用于一切条件,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如你所见,道德标杆也会有私心。我的恩师,古一,她也曾从黑暗空间汲取能量维持生命。我刚知道这事情时,也和你一样无法接受,以至于产生动摇。可是我知道,她坚持的事业是正确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也许是因为回忆,斯蒂芬的声音柔和了很多。




  “所以我选择继承她的事业,相信她,就像我相信你。因为你的目标也是正确的,一直如此。”




  “如果、如果像奥创那次一样呢?就像你所说,没有人永远正确。如果我是错的,如果我像以前一样为人所用?”




  “他们都不懂,所以才会质疑你,托尼。你的武器从来不是盔甲,而是头脑和心。科技和盔甲可以被人盗取利用,而它们不会。”




  “我可以用一晚上的时间变成天文学家,也可以用一晚上变成一个军火贩子、花花公子、战争狂人、政府的走狗,随便你怎么说。这就是脱下盔甲之后的我。”托尼耸耸肩,抬起眼睛看着斯蒂芬。他摆出一张近乎恶劣的笑脸,等着法师的白眼甩过来。很奇怪,他如此享受挑衅别人的感觉,甚至那颗疲惫的、伤痕累累的心脏都为此跳动。




  “别这样,托尼,至少别在我面前扮演一个混蛋,这没用。你只是不知道怎么回应别人的好意——因为你几乎从不曾被好意对待。”




  钢铁侠终于消停下来了。他向后一靠,两手撑在身侧,用一副无措的表情对着斯蒂芬。整个人突然软下来,像一只被剥了壳的龙虾(他的确是,斯蒂芬这么想着)。“老天啊,斯蒂芬……你真是我的克星。”他捂住脸,声音从手底下闷闷地传出来,“我几乎就要忘掉被人信任是什么感觉了,你突然来这么一招,我整个人都要疯掉。”




   斯蒂芬歪了歪头,嘴角明显地上挑了一下。




   托尼把手从脸上移开了一点,露出眼睛。灯光下他的眼睛像是两汪潭水,要把人淹没了。“呃,我是想说……我非常惊喜,斯蒂芬。但我觉得,该考虑一下退休的事情了。”




   斯蒂芬眯起眼睛,眉头绞在一起:“退休?托尼,你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责任的人。除非你说的退休是指——”




  “啊,你真聪明。不枉我那么看好你。”托尼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轻松。斯蒂芬默默思索着。刻意而为,自我保护的应激机制,具有自毁倾向的患者往往如此。




  “你知道的,斯蒂芬,我可能快要死了,不然我还能怎么摆脱这些事情呢?死亡,死亡是超级英雄的退休仪式。”




    托尼把手放下来,和斯蒂芬对视。后者板着一张脸,勾了勾手指,红斗篷马上落下来,拿起托尼面前的杯子,熟练地换掉凉下来的茶,把一杯新沏好的热茶举到托尼面前。他只好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呃……谢谢?你比dummy聪明多了,甜心。”斗篷抖了抖边角,又飘了上去。




    托尼捧着杯子,袅袅升起的热气模糊了对面斯蒂芬的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斯蒂芬。’这位病人,你别想提前退休,我会持续关注你的治疗。’求你,别——不,我不是真的要当一个拒绝所有关心的混蛋。只是,你看,所有关心我的人最后要么失望离开,要么被伤害。小辣椒也是,罗迪也是,连队长也……我不想让你也这样。天啊我把这些说出来了?真的,医生,就这样吧,求你别管我,否则你不会好过的。”




   斯蒂芬死死盯着他,一双绿眼睛像闪动的磷火。




  “有一点你说对了,托尼。我是个医生。在我有点辉煌的职业生涯里,我曾经在手术台上通宵,我曾经徒手操作取出脑桥里的弹头,我曾经在自己脾脏被捅穿的情况下指导别人给我手术。你以为我没见过棘手的病人吗?对我来说,你会比斯特兰奇本人更难搞吗?你吓不倒我。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别想逃。只要我活着,你别想一个人下地狱。”




   好长一阵沉默。




   托尼搓了搓脸。“哇哦,这可真是……停,收起你那副表情,我没哭!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被你几句话就感动哭!操,斯蒂芬,你别想给我灌叶绿素汁或者把我绑在手术台上,否则我真会一个人下地狱的。”




    斯蒂芬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




   “我可以做你的医生,另一种意义上的。不给你喂药,也不给你开刀。虽然心理医师需要克服移情作用,然而我坚持认为,某些情况下,相似的病史能帮助我更好地进行治疗。”斯蒂芬抬起手。托尼注视着那双手:带着薄茧,修长而骨节分明,隐约能看到细密的伤疤。那双手曾经握着手术刀救死扶伤,后来靠展开法阵守卫众生,方式迥然不同,却一样温柔而有力。“相似的病史。”斯蒂芬又说了一遍,用那密布伤痕的手指了指他的胸口。




   沉默又一次降临,但不再令人尴尬。不用刻意去回忆,托尼也能想起自己胸前的伤口。那里被弹片割得千疮百孔,有一个塞着定时炸弹的空洞。在取出反应堆之后,人造皮肤把那里修补得完美无缺,然而还是避免不了添上新的疤痕。他在脑海中描绘那个狭长的盾牌砸痕,回忆着那颗钢铁心脏:银白的金属中闪现蓝色光芒,现在想来竟与阿戈摩托之眼非常相称。




 “那么,给我点建议,医生。”他换了个坐姿,捶了捶酸麻的双腿。




   斯蒂芬站起来,托尼也同样站起来与他对视。




  “作为你的医生,我衷心建议你马上结束这次谈话,并回去休息。停止摄入酒精和过多的糖分,尽量不要沉迷于实验或故意激怒政客。每周至少两次与医生面谈。我知道这些话有很多人对你说过,但他们现在不会再说了。我不一样,我会一直提醒你。哦,最后一条建议:相信斯特兰奇医生,他是专业的。”斯蒂芬难得戏谑地对他眨眨眼睛,走过去开门。




   托尼跨出门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他的手搭在门把上,转过脸来看着斯蒂芬:“我和你需要合同吗?提醒你,斯塔克有一整个律师团。”




   法师往前走了一步。红斗篷跟在他背后,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一支笔。斯蒂芬一挥手把它赶了回去。




 “神明在上,我会站在你这一边。我会支持你,无论发生什么。”斯蒂芬轻声说。“另外,我是不会让你退休的。即使再和多玛姆谈判一次,我也要把你拽回来。”




  “倘你严守上述誓言,请求神祗让你生命与医术能得无上光荣。”托尼抬头看着他,眼角浮现细小的笑纹。“你看,我记得,你是个医生。博士。”




   斯蒂芬回以微笑。斗篷扔掉了笔,在他们身后转来转去。托尼伸手弹了弹它:“不得不说,你这伙计可真棒。用魔法的表达来说,它有自己的灵魂,对吗?”




  “用科学的表达来说,它是我的’贾维斯’。”斯蒂芬对着斗篷做了个手势,科学家好奇地看过去。他收回手,一直悬浮在两人上方的红斗篷落下来,像是拥抱一般,轻轻裹住了托尼。








  [FIN]










鲸落西海岸:

Cr:Tumblr.shiyeyeye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P1原图·P2原Tumblr#

学院小情侣了解一下?

JOKE-R™:

【二十年前就像昨天,昨天只比今天早上早一点。然而早上,似乎有几光年那么远。】——André Aciman


在下耀夫人:

这个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RD...突然锤哥真是绝了
你的小脑瓜到底在想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今天也是一只快乐的皮皮荷
捉弄妮妮什么都画面感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啊太甜了你们!!!
跪下吃糖。

穆朔:

4月30日米flo mini con,一些打动我的细节。
顺序可能不对,细节也不一定对。
强烈的米flo西皮滤镜和百分百flo粉滤镜,不适及时点叉。

1,现场应该大部分是法扎入坑的粉丝,flo开场没有唱法扎,没有唱一专二专,而是用还未发售的三专歌开场,而且是走情绪的慢歌,非常有勇气。
2,flo红外套非常大男孩,第二首歌边唱边转非常大男孩,转了十几个圈居然也不晕,活蹦乱跳(๑•̀ㅂ•́)و✧的超可爱了。
3,事实上flo整晚都很大男孩,米老师第一波唱完说接下来有请great flo!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米老师串场词开始的时候flo已经脱掉外套快步往出走,听到great flo又一扭身回去了。米老师大笑大步冲上去大喊“有请greatest flo”他才又转身走上来,皮这一下大家都笑了,他一路小跑路过米老师握了个手or击了下掌,冲大家抿嘴smile shyly。
4,flo走到话筒架前发现话筒高了,而且貌似很紧调不动,就一边努力的调一边用胳膊肘比在话筒顶上然后垫着脚尖做了个“伸着脖子也够不到手的高度”的姿势来示意,惹的全场大笑。
5,下一次米老师站着唱的,轮到flo他抱着吉他出来了准备坐着唱,发现话筒又高了,于是又做了个夸张的无奈pose,这回大家秒懂狂笑。
6,也许因为话筒架太多戏,(不是)结果flo唱完这轮跟台下鞠躬完一回头发现话筒架没了,远远看到工作人员小哥一个拿着话筒架飞奔下台的身影,他追了几步没追上,就边追边顺势对着台左行了个米莫式的舞台礼,稍微放大一点声音喊了句“于是我们请出米开朗基罗洛~(小声)孔特”米老师就狂笑着上来了
7,米老师这次串场说,我第一次见到flo,就是one guitar,one boy,现在(轮到你们)
8,接下来flo自己抱着吉他假装自己在酒吧。“我曾经在酒吧唱歌,开始是加拿大,他们叫我唱点法文的,我来加拿大就是为了唱点英文呀!好吧…给你们法文的。”
玫瑰人生。
一首唱毕,自己接茬儿,“再来首英文的!——好嘞您呐”
一百二十一遍波西米亚。
这两首虽然比以前的版本急,但仍治愈了我被文广混音伤害的心。
他一个人静静唱歌的样子,有光啊。
然后米老师说下一首该唱个意大利语啊!flo说要唱也是你唱,米老师说我唱,你跟我一起唱。
9,真唱了,米老师还给flo飞吻了,巨大声的mua^_^
10,玫瑰人生已是惊喜,更没想到还能有arreter,如果听到星号就圆满了。
11,没有星号,但有超强改编的吃了吗。想过很多吃了吗出场的方式(他那么爱那么得意那么个人的自创作品怎么可能不出场?)但没想到还是太惊喜了。
早年小伙伴分享过她曾被戳到的一瞬,一个冷门节目更冷门的幕后视频里,因为放伴奏唱歌比较无趣or不够跟台下互动,flo抱着吉他现场改了六尺之下的编曲。
那是2011年,他在台上还常常显得羞涩,不爱跟台下互动。
但抱着吉他就顺手弹出改编思路的他,自信的光芒已经闪现。
12,吃了吗改成了乐队介绍的solo串联,我从没想过这首歌还能这么玩。
(以及看着乐队我总想说你们是因为胡子组团的吗?)
介绍完乐队还没完,flo说今天还要请大家为第六人喝彩,第六人是台下的你们,你们帮我们共同完成了今晚。于是接下来我希望大家陪我玩一个QA小游戏,你们问我问题,我来回答。问题就一句很简单,quoi de neufx2…a bit shyly,again!
于是几遍以后所有人都唱了起来,与flo对唱吃了吗成就达成。
他居然用这种方式让现场的所有人,真正成了他改编创作的参与者,就像他说的,最佳第六人。
13,收尾当然是法扎。米老师唱纹我的时候气氛就high了起来,没想到flo这个淘气鬼还伸着脖子给米老师和音,把一个纹我唱成了俩人版罗朱街头互怼(´・_・`)
14,米老师说你们还记得法扎吗?接下来!
甜痛➕杀杀服你。
米老师为flo和声,这一个人的和声与对唱无异。
灯光追随着flo,
米老师罕见的站在光的背面。
当flo在台前,在灯光中,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对折磨,那个暗中的声音如影随形。
终于想起剧中米老师唱了甜痛的和音,莫扎特也指挥了音符们的行动。可那飘渺的声音和背光的身影从未有今日台上的强烈存在感。
他是摆脱不了的音符缠绕,是来自深渊的恶魔颤音。
杀杀服你的末尾,flo终于看向了声音的来源。角色和演员的界限在此刻彻底模糊了。
15,最后是曲终人散,安可是活到爆,都是欢乐改编版。
16,我非常抵触绑定销售,但看现场却再一次觉得,他俩是互相成就了彼此。
我更绝不曾想到,永远站在聚光灯之下的米老师,会愿意为了flo退入背光之处。
他把纹我放在法扎段落的第一首,把华彩章节全然交给flo,静静看着他的万众瞩目。

如果这都不算爱?

(后来安可的时候flo又抱着吉他退回了惯常的位置)

17“我最初见到flo的时候,只有一把吉他一个男孩。”
那个酒吧里爱着唱歌的男孩,弹着吉他唱了他最爱的最初的两首歌。
谢谢你分享,他最宝贵的真实模样。

大乱_Key:

4.30repo

两天睡了八小时 快乐无价👌